欢迎来到济南金牛帆布纺织有限公司
济南金牛帆布纺织有限公司

济南金牛帆布纺织有限公司

JINAN TAURUS CANVAS TEXTILE CO., LTD

服务热线:
0531-85701400
产品推荐

经营地址:济南市天桥区药山办事处大鲁工业园南区
公司电话:0531-85701400
8126593785951173
传 真:0531-81265938
其他电话:81265937、85701400、85951173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百年金牛:大火烧不掉的初心
发布人:济南金牛帆布纺织有限公司发布时间:2020-09-03 15:23
        信息来源:济南市政府门户网站
        2019年6月15日,崔允良站在高高的垃圾堆上,给员工们开了个会。满脸倦容的他说:第一是坚持,第二是坚持,第三,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,想想前面两条。
        崔允良是济南金牛帆布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。2019年6月9日,厂里着了一把大火,从仓库一直蔓延到车间,库存的所有物品都化为灰烬,幸好没造成人员伤亡,生产车间也没有垮掉,但400多万元的损失,对于这家规模不大、仅能维持生计的小厂,无疑是毁灭性的。
        而2019年9月28日,是金牛帆布的100岁生日。崔允良说,当时自己唯一的信念是,已经走过百年风雨的企业,不能在自己手里没了。
        靠这种信念,他支撑到现在。
        百年金牛
        纵观历史,中国能延续100年的企业不多。在济南,百年企业仅有瑞趺祥、宏济堂、裕兴化工、金钟衡器等屈指可数的几家。2019年,差点被一场大火毁于一旦的金牛帆布正好100岁。
        1919年,寿光县人刘景嘉,携其弟刘程九、刘鸣九,集资6000元银币,在济南南关后营坊街东首,开设新泰东家庭织布机坊,这就是“金牛帆布厂”的雏形。
        1950年代,这个家庭织布机坊与其他262户私营小厂,共同组建成济南帆布厂,隶属于济南市纺织工业公司。
        1986年10月1日,济南帆布厂正式更名为国营济南第六棉纺织厂,也就是后来大家熟知的国棉六厂或棉纺六厂。
        从清末到民国,再到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,纺织工业一直是中国工业的重要支柱。而济南纺织工业在国内的地位,仅次于合称为“上青天”的上海、天津、青岛。
        从济南帆布厂到棉纺六厂,金牛帆布有过耀眼的辉煌。
        上世纪八十年代,全国有三家大规模的帆布企业,一家是新疆石河子帆布厂,另一家是天津大象帆布厂,还有一家就是济南的金牛。金牛帆布总产量达1500多万米,产量当时在全国最高。除了数量外,金牛帆布的质量也是全国首屈一指,据说青岛港曾同时买了三家的篷布,一次刮大风,其他两家的篷布,有的被刮掉了,有的被撕破了,唯独金牛帆布平安无事。这个事儿一举打响了金牛全国第一的招牌。
        90年代中后期,中国的纺织工业遭遇大萧条,国家实行纺织行业大砸锭。济南的纺织工业就此陷入低谷。十四个棉纺厂几乎全部陷入困境,倒闭的倒闭,关停的关停。当时的棉纺六厂也陷入困境,几乎停产。
        到目前,真正还在做纺织的,仅剩下由济南十二棉纺厂和十四棉纺厂组建而成的齐鲁宏业,以及金牛帆布等少数几家。
        42年金牛情
        崔允良对厂里的织布机器、帆布有着非同一般的深厚感情。
        崔允良是滨州邹平人。1977年,15岁的崔允良初中没毕业就从邹平来济南,投靠当时在济南帆布厂保卫科工作了30多年的父亲。正当年轻的崔允良准备开始新生活时,父亲在1978年突然病逝,他顶岗进入济南帆布厂。
        他最初的工作是“擦车”“修车”。“车”就是纺织设备。在与这些机械设备亲密接触了十多年后,崔允良转到销售科当销售员。后来企业经营效应不好,厂里鼓励员工搞三产,于是他办起了一个帆布经营部,还干出了点声色。
        但企业的滑坡无法逆转,2007年,上级部门对厂里的设备、金牛商标等打包进行拍卖。
        崔允良说,自己对这些设备太有感情了,听说要卖,除了心疼还是心疼,就想买下来,于是参与竞标。当时参加竞标的有六七十家,有人嘲笑他,一个擦车工,也想把厂子买下来。
        投标的时候,崔允良就一个想法,一定要保住设备,不能让别人买走。两轮投标下来,崔允良最终以107万元中标。
        可中标后才知道,必须3天内交齐首次支付的100.7万元,1个月内运走设备。他所有的积蓄凑起来才10万多。唯一的路子是借。于是接下来的3天里,他骑着自己的小木兰,跑遍了济南的每一个角落。最多的4万元,最少的500元,终于在规定时间里凑够了100.7万元。紧接着,他又马不停蹄地赶紧找地方,运设备,安装,调试,重新办起了帆布厂。
一场大火
        接过设备和商标后,崔允良的济南金牛帆布纺织有限公司,成为济南帆布厂或棉纺六厂真正的传承者。
        他把帆布厂几十年的技艺传承下来,从进纱、测纱环节就严格把关,对每批纱的捻度、拉力、强力进行测试;整经、掏缯、织布,以及后续的修布等都严格按原来的工序和要求进行。
        帆布利润很薄,行业的特殊性使其很难壮大,但崔允良很好地传承下来。虽然不温不火,但业务也是稳步开展。
        产品仍以帆布为主:从产品种类上看,承接各种帐篷,主要是工地施工帐篷、应急救灾帐篷、防汛沙袋等,在汶川大地震和雅安、九寨沟地震,以及寿光洪水等应急救灾中都发挥了不小的作用;新开发出绿色、环保的帆布凉席,代工时尚的帆布包等产品;此外,做篷布,用在部队、化工企业及其他单位的货场等上。从销售领域上看,除了国内,金牛的产品出口到沙特阿拉伯、塞内加尔、也门、加纳、黎巴嫩等国家。尤其是古巴和黎巴嫩,专门要金牛的产品。
        谁也没有想到,一场大火突然而至。
        2019年6月9日上午,崔允良正在办公室看文件,突然听到楼下响起了呼喊声,他一看监控,仓库、车间等到处冒烟,员工正拿灭火器往里跑,他立刻下楼组织救火。
        仓库、车间全是易燃的帆布和纱,一旦着火,除非可以短时间扑灭,否则将造成很大的人员伤亡,看着滚滚浓烟,崔允良当机立断,下了撤出令。
        比起火苗的热烈,崔允良的心凉了半截——整个厂子可能就完了。
        大火熄灭后,他花了2个多月时间和员工一点点清运垃圾。很多亲戚朋友劝他,反正厂子也不是很赚钱,就此放弃吧。
        那段时间,崔允良情绪很低落,不刮胡子,每天灰头土脸,朋友经常看到他泪流满面。
        很快,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坚持住,否则几十个员工怎么办,马上就满100岁的金牛怎么办?“百年企业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?有战争,有动乱,都没有倒下,不能毁在我手里。”
        于是就有了文首的那一幕。他说完那3句话,接着说,要是觉得他行,愿意继续跟着干,就好好干;觉得不行,就请另谋高就。说完,他推着小车继续运垃圾,很多员工掉泪了,跟着干起来。
        坚持、坚持 、再坚持
        金牛帆布的遭遇被外界知道后,几乎每天都有人伸出援手,捐款、捐物、捐设备。
        崔允良说,没有放弃的想法是假的,毕竟自己已经57岁了,只是每每想到放弃,想到支撑他的力量有很多,又次次坚定起来。
        比如说同学。不少多年未谋面的同学,看到他发的视频,流着眼泪跟他联系……
        更重要的是母亲。85岁的母亲,每天在厂里陪着他,怎么叫也不回去,后来索性和他一起住在厂里……
        当然,还有对员工和百年老字号的责任。2019年9月28日,金牛帆布100周年庆。庆典就在清理完毕的车间举行,现场座无虚席,加上远程视频,共有400多个政府、合作伙伴、朋友发来的祝福。
        崔允良为自己准备了一首《从头再来》,85岁的老母亲则在现场跳起“小苹果”,崔允良多次泪流满面,现场不少人也掉下了眼泪。
        调整状态再出发,却很快遇到了挑战。
        今年初,新冠肺炎疫情突然爆发,应急帐篷的需求猛然大增。回老家过年的崔允良,大年初二就赶回了济南。员工无法复工,他只能自己发货,有时候母亲来搭把手。那段时间,经常有人晚上十一、二点来要货,对方要得急,他就一个人干到半夜。一次,德州齐河买了帐篷,但对方不会安装,他晚10多点直接开车到现场手把手教安装。疫情期间,他没有涨价,反而不计得失,先发货优先满足抗击疫情需要。
        崔允良说,虽然手忙脚乱,但生产没耽误,厂子迅速运转起来,而且这样做对社会很心安。
        今年的6月9日,他们举行了一个消防安全(纪念)日活动,进行了灭火实战演习。崔允良说,纵观世界上的百年企业,无一不是饱经风雨和磨难,在一代代人的坚持中迈过沟壑、翻越绝境。
        困难不可怕,就像那首歌唱的,从头再来。他唱给自己、唱给这家百年企业,也唱给更多面临困苦甚至绝境的人。